主頁 » 文章 » 馮智政:觀察失焦,難怪民心未回歸

專題評論

馮智政:觀察失焦,難怪民心未回歸

中央政策組在月初發表《香港青少年對中國內地的觀感》報告,令建制派嘩然的是,較低學歷者才較認同親中的政治傾向,而在內地讀書或工作經驗對到內地工作、升學、實習的意向無顯著影晌。

不論基於現況,還是代表未來的青年調查,民心回歸的管治目標可以說是失敗的。

民心無法回歸的原因有很多,短短幾百字未能盡錄,「香港願景計劃」將會深入研究目前在民心回歸政治工作上,無論在上者監察,在下者「交數」都要提出一些監察指標。我們或許要先要問一個問題:回歸以來,建制一方監察民心有否回歸的指標是有效(valid and relevant)的嗎?

1)  燭光晚會集會人數

自九七始,民主派在維園舉辦的燭光晚會一直令北京如芒刺背。一來打著反黨的旗幟,二來遣返一國兩制「河水不犯井水」的原則。燭光晚會集會人數被視為民心回歸的觀察指標之一。比較2010年(廿一周年)集會,2015年集會的警方數字只有46,600人,失去了近60%的「反中亂港份子」。數據上,除了因為逢五逢十紀念日,近五年集會人數有減無增。難道這五年的兩地關係變好了嗎?

2) 「我是中國人/中國香港人/香港中國人」比率

建制一方面指摘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「中國人、香港人、中國香港人…」的身份調查問題,另一方面卻常常委託其他機構作「我是否中國人」之類的民意研究,雖然這些委託與港大的不同,沒有把中國人/香港人作二元對立。但是,港大研究可貴之處不是它問卷設計,而是同一個問題可以由九七年起,每半年問一次,問足十九年。問卷設計可以帶來「系統性偏差(Systemic bias)」,但結果的緃向比較,上升下跌還是一個有效觀察。再者,單是一句「我是中國人」又是否表示民心己回歸呢?翻看《花果飄零──冷戰時期殖民地的新亞書院》一書,當年創校的南來學人哪個不會回答「我是中國人」呢?唐君毅、牟宗三等人難道又是已經民心回歸了?

3) 學生參加內地交流/首次返國數字

教育界同工都知道,教育局與內地部門一直有統計參加內地交流的學生人數。學生出發之前,有時還要填寫是否第一次返國內交流、每年返內地幾多次之類問題。教育局每年贊助了幾萬名學生返內地;近四年來,數字有增無減(見下表)。不計算內地接待,庫房在14/15學年已撥出半億港元。人返了,錢花了,但民心回歸是否増加了呢?

0422.3

回歸邁向廿周年,香港政治矛盾沒有因為時間而淡化,後殖的身份問題也沒有因為與內地頻繁交流而融合。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有關方面沒有好好為香港民心把脈,沒有深入思考什麼是公民素養,即使學術上已研究這個問題幾十年,只靠順手拈來幾個數字指標。連觀察民意都失焦,以致政策誤判,民心未回歸又有什麼出奇呢?

 

馮智政

香港政策研究所 研究員

香港願景計劃 研究員

 

(Photo Source: Creative Commons)


%e9%a6%ae%e6%99%ba%e6%94%bf%ef%bc%9a%e8%a7%80%e5%af%9f%e5%a4%b1%e7%84%a6%ef%bc%8c%e9%9b%a3%e6%80%aa%e6%b0%91%e5%bf%83%e6%9c%aa%e5%9b%9e%e6%ad%b8

職位 :
研究員
電郵 :
jackyfung@hkpri.org.hk
研究興趣 :
  • 比較教育
  • 公民和價值教育
  • 國際發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