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» 文章 » 曾鈺成:疑慮何來

專題評論

曾鈺成:疑慮何來

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徐澤在一個基本法研討會上作主題演講,論述基本法的「初心」。他在講話開頭點了題,指出一國兩制白皮書(2014年6月)和全國人大常委會「8.31決定」(2014年8月)出台之後,「香港社會有一種聲音認為,中央收緊了對香港的政策;也不乏有人更為極端地認為一國兩制走形了、變味了」。為了證明這些看法錯誤,他引述了鄧小平的多段講話,說明一國兩制的初心。

徐澤把這初心歸納為「至關重要」的六大原則:即一、香港主權屬於中國,不容爭議;二、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;三、一國兩制必須以中國主體是社會主義為前提;四、中央對香港必須保持必要的權力;五、香港的政治體制不能照搬西方的一套,實現普選要循序漸進、逐步過渡;六、一國兩制長期不變。

這初心的六大原則,大多數香港人應是同意和支持的。徐澤說,中國共產黨十八大報告提出對香港實行的各項方針政策的根本宗旨,是秉持了這初心;其後發表的白皮書是對十八大報告的進一步解讀,「以期收到正本清源、撥亂反正之效」。然而,白皮書引起港人的疑慮,正是因為其中一些表述,跟港人以往對這初心的理解有出入,而白皮書並不能令港人信服,承認他們過去的理解不正確。

例如關於「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」的原則,白皮書說,「包括行政長官、主要官員、行政會議成員、立法會議員、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等在內的治港者」,都要「以愛國者為主體」。但基本法對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的國籍和公民身分的規定,明顯跟政府官員和立法會議員不一樣:除了終審法院和高等法院的首席法官外,其他法官和司法人員可從香港以外的普通法適用地區聘用,不必是香港永久性居民,更不必是中國公民;基本法又規定香港法院獨立進行審判,不受任何干涉。為甚麼白皮書竟說司法人員也要「以愛國者為主體」呢?

類似的矛盾,在白皮書裡還可以找到若干;徐澤未有針對這些問題作任何解釋。如果發表白皮書是為了正本清源、釋除疑慮,實際效果卻恰恰相反。

(原文刊於 2017年5月8日《AM730‎》鈺成其事)

08_05_2017_016_396970722


%e6%9b%be%e9%88%ba%e6%88%90%ef%bc%9a%e7%96%91%e6%85%ae%e4%bd%95%e4%be%86

職位 :
副主席
關於作者 :
曾鈺成先生2008至2016年擔任立法會主席,在當選立法會主席之前,於1998年至2008年期間是代表九龍西選區的立法會議員。在2008年及2012年兩度於香港島選區的立法會選舉中連任。

由1992年至2003年,曾先生是政黨民主建港協進聯盟的主席。在香港於1997年回歸中國前,曾先生積極參與成立特別行政區的工作。他曾出任於1996年成立的籌備委員會委員,並在1997年至1998年擔任臨時立法會議員。